字号:

新倩女女异人同人故事:冥殇

时间:2017-05-27 15:10 作者:执笔绘流殇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新倩女女异人同人故事:冥殇

题记:我有一万种可以离开的理由,却没有一种能够留下来的借口。

第一章  初见莫言

我叫子心,从小便生长在万妖宫中,万妖宫是位于幽潭地穴附近的一座地下宫殿,用来收留各路落魄人士在此地修炼。

和其它门派一样,万妖宫中的弟子们也分为两种职i业,一种是靠琴扇来魅惑人心,从而控制别人的行为,称之为魅者;另一种则以灵为引,用杖召唤各种精灵以供自己驱使作战,叫异人。师傅说我生xing太过淡薄,学不会魅惑之术,便教我修习唤灵之法。

我闲暇时很喜欢坐在偏殿附近的紫滕花树底下发呆,是宫里人人都敬而远之的“怪物”,倒不是因为少言寡语的性格,而是我自小便与其它人不同,我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嘴巴和精致的面容配合得相得益彰,不胖不瘦的身形,按说我应该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可唯独美中不足的是:我的眼珠不如正常人那般漆黑明亮,镶嵌在我眼眶中的是通透的血红色,如同滴入了鲜血的琉璃珠般呈现出妖魅般的红,由于大家都很俱怕我,于是师傅便把我带在身边做入室弟子。

对于身世,我似乎毫无映像,我只记得自己在睡觉,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然后被师傅沐三公子唤醒带进了万妖宫,那时候的我约摸十三四岁的模样,师傅说我没有生辰没有年龄,那就算做是一月一ri生的吧,因为那天是师傅捡到我的ri子,这样也好,起码我还有个生ri。

这让我成了宫中第二个被冷落的人,你或许会问为什么是第二?因为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半人半妖的“妖孽”,便是师傅的大弟子莫言。据说他是狐妖与人相恋所生,莫言生的魅惑致极,清秀的面容,狭长的眼眸,精致的五官,别说是这世间的女子,就是男子见了,也会时常移不开目光,这样美艳的男子本应是宫中乃至整个武林中挚手可热的尤物,可偏偏莫言有着怪异的性格,几乎不与任何人亲近,宫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千金难买莫言一笑”,至于他被冷落的原因大抵是宫人都习惯了他的冷漠和他奇特的身世。可在我看来,什么千金难买一笑,不过是夸大其词的胡说罢了。

记得第一次遇到莫言,是我刚被师傅领回来不久,去幽潭地穴练习师傅传授的心法-白骨令,那是唤灵术的一种,是以亡灵做引召唤出来的白骨骷髅,是异人最初始修习的法术之一。

幽潭地穴里到处都生长着毒蘑菇和一些凶残的以人为食的动物,虽然之前师傅也告诫过我要小心,可对于第一次来这里的我来说,一切都是如此新奇,我看着那些冒着泡的毒蘑菇,伸手便要去采,突然一只玉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很吃惊,回过头去看手的主人,只见那如同湖水般灵动清澈的眼眸温和的望着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没被我的样子吓到,以前可是有不少人被我的注视吓得拔腿就跑,所以这也是师傅不准我踏出宫门半步的原因。

“你为什么不跑?”我很好奇的问。

“我为什么要跑?”他反问我,嘴角微微勾勒起一些弧度。

“因为我是怪物”,我的声音不由得降低了些许,“是啊,大家都说我是非人非妖的异类,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从哪里来,而且你是第一个见着我没有被吓跑的!”我把头埋得很低,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生怕他也这样被我吓跑了!

“这里的蘑菇都带着剧毒,是不可以把玩的!”他没有理会我的自哀自怜,低头望着我温和的笑着,如同冬日里的暖阳般,我不禁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美艳的男子,不!是妖孽!

“这里很危险,我带你回去!”语毕,他拉起我就走……

“等……等一下……”我想用力甩掉他的手,却被对方抓得更紧了些,“那个……你要带我去哪里?师傅吩咐我在这里练习法术的,我不能走,师傅知道我没有好好练习会生气的。”我有些急了。

“哦?你是说白骨令?”他转过脸看我,清晰的轮廓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迷人,连侧脸都这么好看。我愣住了,等等…还有…他居然知道白骨令?

“我叫莫言,是你的大师兄,这里很危险,你自己小心一点!”他似乎猜到了我的疑惑,说完便转身往宫中走去…

万妖宫之所以叫万妖,是因为我们所习的武功被所谓的名门正派称之为“妖术”,宫中的弟子们所习的是魅惑与唤灵之术,就拿异人来说吧,刚才我所提到的白骨令只是唤灵术的一种,我们还可以随意的召唤出石灵之木灵来为我们作战,唤灵术最高的境界便是召唤冥凤,听说那是一种很漂亮的如同朱雀一般大小的通体发着蓝光的鸟类,人们称它为冥凤,冥凤的力量很强大,世上曾有“冥凤一出毁天灭地”的说法。其实每个门派不同的职业都有他们自己的绝技,有的以五行伤人,有的以控制为主,有的则是用于辅助他人。而目前整个武林中唯独冥凤失传,就连我们的师傅沐三公子也未曾习得此法,致使武林中各大门派都对万妖宫虎视眈眈,只是鉴于这些年,万妖宫一直规规矩矩从不招惹事非,便也让各大门派无从下手,毕竟所谓的正派做事都要讲求光明正大。

目送莫言离开,转过头发现一些怪物朝我跑过来,于是我唤出精灵开始与上前挑衅的怪物打斗,却不料一群毒蜘蛛从侧面与背面疯狂的向我攻来,眼看着自己召唤的精灵被怪物如数击杀,我顿时慌了神,就在这时,我发现这些蜘蛛有些异样,它们开始自相残杀了起来,不多时,这些蜘蛛便全数灭亡了。

我诧异的转过头,正对上迎面而来的目光,“不是叫你小心点么?”莫言带如清泉般动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些许责备的语气。

“那个…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保护你,你继续练习!”说完,他便护在我身侧,与我并肩作战,虽然我们所习的法术不一样,但是有他的魅惑之术,我练起心法来便容易多了。

就这样,我和莫言成了朋友。其实在我看来,他并不是像流言所传的那样冷血无情,虽然他极少有笑容,和我一样不爱讲话,但至少我们彼此相处得也算默契。莫言弹得一手好琴,琴声婉转动听却带着一丝浅浅淡淡的忧伤,我总是坐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认真抚琴的样子,长长的睫毛遮住妖魅一般的眼眸,柔顺如瀑布般的长发倾泻下来,婉如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偶尔我也会参与画中,为他伴舞。这让我在宫中又平添了一些仇恨,虽然许多女弟子不敢接近师兄,但我看得出她们也是极为仰慕他的,可我并不在意,毕竟我是个不人不妖的怪物,她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第二章  不速之客

转眼夏天便过去了,紫滕花树也不再是枝繁叶茂的样子,稀稀襄襄的一些叶子附在瘦弱的树干上,焉焉巴巴的,让本就阴暗的万妖宫显得毫无生气。

这个时间是弟子们出宫修行的日子,按照师傅的规矩,每年秋天的时候弟子们都要出门下山去帮助一些贫苦的百姓,进而观察他们的品行修为,从合适的里面挑出几名做为各大长老们的入室弟子,我和莫言是师傅唯一的入室弟子,我没有出过宫,是师傅破例收的,但师傅为我立了门规,永世不得出宫,所以这次领头的是大师兄莫言。宫里就只留下一些守卫的长老和少许资历较浅的弟子,我望着他们出行的背影,满眼的羡慕,我很好奇外面究竟会是怎样的世界。

“在看什么?”背后传来莫言的声音。

“你怎么还不走?大家都已经开始出发了!”因为太熟悉他的声音,我头也不回。

“我不去了!”

“为什么?”我诧异的望着莫言。

“哦,师傅叫我留在宫中。”见我盯着他,莫言转过身,背在背后的双手往紧里握了握。

“可我记得师傅的出行名单里第一个就是师兄!”我知道他在撒谎,也是他第一次撒谎。

“师傅改了主意,带了青云、青晋两位长老,师傅说我们年轻人心性太过浮燥,让长老们同去比较放心”。

“哦!”听他这样讲,我便不再多问。

师傅不在的日子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变化,我还是如往常一样,练习法术和听莫言弹琴。

“你的修为有所长进,但是聚魂术还需要加强,待你习得聚魂术的重数越高,召唤的精灵便会增多!”

“那可以增加到多少?”

“最多的是9个,但目前也只有师傅可以做到,修习法术是循序渐进的,也要配合其它的心法一起修练,切不可急燥。”莫言一边认真的弹着琴,一边淡淡的说道。

“那个…师兄,我听说你是…”对于他是狐妖之子的说法,我一直有所疑惑,但是话到嘴边又怕惹他生气,只好欲言又止。

“是狐妖之子?”他偏过头看着我笑,一脸的妖魅之气。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所以…”我把头低下来,一副做错事的表情,生怕他一不高兴就与我绝交。要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怪脾气。

“是的,我的母亲…”

“大师兄,不好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是师弟玉书。只见玉书气喘吁吁,脸色苍白,靠着门框的身子似乎随时要倒下来。我和莫言不由得对望了一眼,赶紧把他扶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门…门外来了一位野蛮的女子,说是非要见你,不等我们通报就动手伤了几位师兄弟,而…而且……”

“而且什么?”莫言蹙了蹙眉。

“而且她使用的法术居然也和我们一样,是魅者之术。”

“哦?我去会会她,你且回去休息。”言罢,莫言站起身来朝屋外走去。

“那小子若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要不客气了哦!”远远的便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响起,我们快步朝门口走去。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九娘啊!”人未到声先闻,莫言一边踏过门槛一边说着。

“哟,你小子,这么些年居然还没忘记我呢,不错嘛!”名叫九娘的女子一双狐媚的眼睛,打扮的分外妖娆,手持一把漂亮紫色羽毛做的折扇,她看着莫言,摇了摇扇子,眼波一转便死死的盯着我开始上下打量:“哟!这位是?莫言公子当真好雅兴,这些年不见身边居然跟了这么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来让九娘瞧瞧。”言罢不由分说的一把拉过我,我抬眼与她四目对视的瞬间,该女子身体踉跄了往后退了几步,显然,她也被我的异样吓到了,我猜想。

“你…你是…你怎么…?”她眼神慌乱的看着我,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九娘,你怎么突然想起回来看我了,是不是外面呆得不顺心想起回来找我这个故人了?”莫言开口,此时九娘终于把目光从我身上移走。

“啊哈,哪里的话,我只是应师傅他老人家的要求,回来看看大家,顺便在他老人家不在的这段时日里照顾下师兄弟们。”真是个善变的女子,前一秒还神色慌张,下一秒就跟没事人似的。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早些年被师傅安排在万妖宫在外面的偏殿冥清殿守殿的大师姐,嗯,听说她是师傅收的第一位弟子。

“外面风大,我们进屋说。”莫言拉过九娘,便往正殿走去。“心儿,过来!”又转过头来喊了喊我。

“我不去了,我还有事。”

莫言知道我不习惯与陌生人接触,“嗯”了一声,便带着九娘离开了。

第三章  发狂的勿忘

接下来的日子,师姐便住在万妖宫中,我经常看到她和莫言师兄切磋武艺,两人的功夫不相上下,经常都以平手收场。

“每次都是平手,当真无趣,我看子心师妹的功夫不错,不如我们比试一番?”说完,师姐转过头看我。

“我武功很差,还是不出丑了。”我冷冷的回答。

“心儿从不与人切磋,而且她不会轻功,只习得唤灵之法,师姐不必为难于她。”莫言皱了皱眉,随即看向我。

“哟!一向为人冷漠的大师兄也会替别人辩护了,我还以为…我会是唯一一个能与你亲近之人呢!”师姐把身子往前倾了倾,娆有兴致的看着莫言。

“她不是别人。”莫言的语气十分清冷,一脸的严肃,眼皮也不抬一下。

“师兄师姐,我先走了!”我转身走出偏殿,坐在紫滕树下。

秋天已接近尾声了,快入冬的万妖宫郁加阴暗起来,紫滕树上的叶子也快落光了,我估摸着师傅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我抬头望着随着微风沙沙作响的树枝,有几片枯黄的叶子飘落下来,似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缓缓的坠落。

“好美!”我不禁感叹道,伸手去接落叶。

“刚才九娘只是开个玩笑,你别介意!”不知什么时候,莫言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收回手转头看他。

“你总是坐在这,我很难不知道。”莫言答。的确,似乎我的生命里,除了练功就是来这里发呆。嗯,好像也不全是…哦,还有听琴…

“你不用陪师姐练功了么?”我看九娘不在,有些好奇的问。

“她那叽叽喳喳的性子,谁陪她不是陪。”莫言笑了笑,又转过头看我:“我带你去个地方!”

“可是…师傅不允许我出宫!”我垂下眼帘,大概是怕我吓着外面的人罢,这些年师傅从不教我轻功,不允许我出宫半步,虽然我也很想出去看看。

“谁说要出宫了?”说完,他抬腿便走,我赶紧乖乖的跟在后面。

我们出了大门,往后山走去。

“想骑马吗?”莫言突然停下脚步,侧过脸看我。

“马?”我有些诧异。

“嗯!”他点点头,用手指了指远处,我顺手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两匹白马映入眼帘,我飞奔了过去,只听到后面传来“小心”二字。

每次都只有在师傅他们出行的时候我才能看见可爱的马儿,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伸出手,却不敢触摸它们,它们也看着我,发出“嘶嘶”的声音。

“它们可比那些毒蜘蛛可爱多了。”我不禁喃喃自语道。

“别怕,高的这只叫勿失,矮的叫勿忘。”莫言总是这么神出鬼没,刚刚明明还被我甩得很远。

“很特别的名字!”我伸手去摸勿忘的头,光滑洁白的鬃毛,琥珀色的眼睛,在这常年昏暗的万妖宫中还能看到这样的尤物,简直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还没等开心完我便被莫言扔到了那只叫“勿忘”的马背上,莫言随即也翻身跳上了勿失的马背。

我学着他的样子驾驭着马儿前进,我们欣赏着沿途的风景,虽然万妖宫内总是郁郁沉沉的,但后山的风景至少还是秀色可餐的。开始勿忘很乖,紧跟着勿失的脚步慢悠悠的走着,可没过一会儿功夫,它忽然“嘶”的大叫一声便疯狂的跑了起来,那一刻我想过要跳下来,可是我发现自己不会轻功,于是只能吓得紧紧抱着勿忘的脖子,大气都不敢喘。耳边“忽忽”的声音肆起,风声夹杂着莫言的惊呼,勿忘拼命的朝着后山外面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莫言的声音在风中消失了,我紧紧的抱住还在飞奔的勿忘,睁开眼发现我们已经出了妖宫的地界,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还没来得及想好要如何下马,我只觉得身子猛的往前倾去,瞬间天就黑了下来…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倩女幽魂OL】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